五百萬美元背後的代價

小弟因創業和天使投資的關係, 與很多在矽谷工作的創科達人結下不解之緣, 今天想與大家 blog 友分享一段簡短的矽谷血淚史, 希望為在職場上求存過活的一族, 帶來一點反思..

私隱原因, 案中的人, 相關數據和機構會略作修改或用化名取代, 但這絕不妥協故事本質的真確性。

小丁畢業後不久, 就轉到位於矽谷 Mountain View 的 Googo (化名) 總部裏當軟件工程師, 工作了不到五年, 就被獵頭公司引薦到一間位於三藩市, 化名為 Uba 的手機電招車 startup 裏做軟件開發。

雖然 Googo 的代遇相當不錯, 但 Uba 那時剛好從世界有名的創投公司裏獲得豐厚融資, 正在積極招兵買馬, 而且與衆多在矽谷的初創公司一樣, Uba 給予小丁的 offer 裏, 更包括一個為期四年的公司員工股權認購計劃。

對公司員工股權認購計劃不太屬悉的朋友, 這是有一點像年終花紅, 不同的是, 公司為了利誘人材, 在員工簽署僱傭合約時, 會一拼定下在任職首四年內可拿到的股權總數, 通常在工作的第一年年尾, 授予員工四份之一的股票期權, 之後的三年, 會平分餘下的四分之三, 而股權行使價是設定於員工加入公司時的市值。

一般而言, 股權的價值是隨着公司的升值而提升, 當公司一旦被高價收購或成功上市, 员工就可以行使手上的期權, 以市價套現, 這也是衆多矽谷從事高科技行業的朋友, 可在極短時間內致富的方法之一。

Okay, 回到小丁的個案, 以那時 Uba 的 valuation 計算, 小丁在四年內所能獲取的股權價值, 已高達五百多萬美元。

小丁帶有半點激情地說: “相比在 Googo 的回報, Uba 的 offer 實在太吸引了! 那時我真的找不到一個理由去拒絕耶! 雙眼仿佛被金錢完全掩蓋了!”

小丁沒有多想, 就决定離開 Googo, 跳進這火熱的 startup 裏, 希望一朝致富。

但意料之外的事情, 慢慢隨着時間浮現了。

在 Uba 工作的日子, 可說是三餐無憂。 早, 午, 晚餐都是免費供應的, 目的是不用員工離開公司, 以提升生產力。在小丁而言, 這其實也不算是新鮮的事, 他在 Googo 也享有這種 “福利”。 但小丁漸漸發覺, 同辈的壓力變得越來越大, 說到這裏, 他不自覺地倒抽了一口涼氣過來...

小丁憶述: “因董事會對公司的期望什高, 壓力由上而下, 同事們一週工作近百多小時, 每天平均工作至零晨才回家, 因同輩之間的競爭和壓力極大, 大家都害怕提早下班而被定為大懶蟲, 又怕因此而被同級中傷和上級開除, 損失了幾百萬, 什至過千萬美元的初始股回報。”

我不禁問小丁: “你如何定義提早下班?”

小丁帶有點累氣說: “大概晚上十時左右下班已有無限的罪疚感。要算是晚上十一時, 我付属團隊的 workbench 還是坐得滿滿, 各人正忙着手上做不完的工作。若真的有急事要回家, 也會從家裏 vpn 回公司繼續工作。其他同事在週末也是如此, 辦公室文化蠻變態呢!”

小丁繼續說: “若是一名剛剛畢業的單身漢, no problem, 但現在我家裏有老婆和兩歲大的小朋友, 下班時她們都入睡了, 早上又要趕回公司去, 我感到自己仿如過客, 完全沒有了家的感覺, 但為了家庭的經濟未來, 只可忍下去... 在 Uba 的無形工作壓力, 比在 Googo 至少多了一個量級... ”

小丁接着說: “身體其實已嚴重透支, 直至... 工作了差不多一年, 我終於離職了..”

對話到了這裏, 小丁反而鬆了一口氣, 說: “唉, 失掉了五百萬又如何, 經一事, 長一智, 成長了... 終於學懂了什麼是舍得和放下, 有什麼比自己的健康和家人更重要?

至於小丁是自願離職還是 “被” 離職, 本文不便多說, 而小丁那發財大計背後的代價, 相信 blog 友們都有一定程度的體會; 在此, 想来一個簡短的總結:

每一個 “成功” 的背後, 都必有其代價, 但有時候, 付出了一定的代價, 也不一定代表會得到遇期的成功, 最終, 還是取决於我們對靈活適應的堅持和自己怎樣把個中的經歷化為人生的智慧, 從而活出幸福和快樂的生命來。

100happysouls.com 版權所有,所有內容非經同意不得轉載或公開傳播



   

您也許會喜歡下面的趣文:

  1. 從一千萬到一億 (港元) 的來信分享
  2. 高回報又 ”冇得輸” 的投資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