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場經濟學 - Part 1

久不久就有讀者朋友問及筆者當年在夜場工作的事兒, 究竟是做些什麼東東?! 遇過什麼趣事? Pay 好不好? 有什麼體會? 有没有見過像電影 “喜愛夜蒲” 系列裏的情節等等...

一個夜場要做得有聲有色, 不論是毒窩, 肉場, 還是名人常到的 high end lounges, teamwork 是非常重要。 所以, 作為一位雄心壮志的基層服務員, 對其他同事的工作範圍和所作所為, 筆者也有着相當程度的了解。 夜場經濟學趣文系列, 將亳冇保留地把夜場不為人知的一面, 去呈現给讀者們細看。

如各下想從客人的角度去解話, 大可去老蘭過一整晚 (hang out beyond after hours, preferably till early morning if you wanna get the full experience) 或看看 “喜愛夜蒲” 系列便可略知一二, 筆者不在此談。

Okay, enough said, 讓我們從洗手間 (筆者當年的主場) 出發吧!

首先, janitor 是一個通用的稱乎, official title 是洗手間服務員 (Restroom Attendant, 簡稱 RA), 與 non-business hours 的外判合約 janitor 是不同的。 RA 除了在 club 營業時間內 (typically 10pm to 4am) 穿著整齊的黑色背心西褲和領帶示人, 和把 restroom 打理得 sparkling clean 外, 還要时不时會報及防止洗手間內發生的任何藥物濫用, 打鬥和男女激戰事兒。話雖如此, 實情是剛好相反。筆者的 RA 同行中, 大多樂意接受客人的小費, 去為客人短暫式私有化 restroom,可讓客人以更私密的方法去做他們要做的事。

你或會問: “哎! 噤都得?”

嗟.. 衆所週知, 夜場的從業員, 素質都比較參次, 有些人為了錢, 有什麼不會干? RA 通常是冇低薪的, 我們靠的, 就只有客人的小费。試問有多少個客會單單因為你替他開關水喉和拿紙巾而給予小費? 所以, 如果 RA 不懂得怎樣去 effectively monetize 洗手間內的所有人流和機遇, 是可以空手回家, 時間連同上班的車費也賠上了。

On the other hand, 如在一個旺場遇上一個好檔期, 除了剛才談及為客人看守 restroom 的小費外, 有街頭智慧的 RA 實可賺取高達幾千, 什至過萬港元一晚。

你又會問: “那有可能!? 吹水吧!”

Okay, here is how I did it… 作為具有創意思維的 RA, 我自行花錢投資到一些商品上 (如昂貴的名牌古龍水, 發膠, 剃須膏/刀, 香口膠和薄荷糖等等), 並把這些 premium items 提供在洗手盆的櫃檯上當眼位置,以賺取更多的小費。

你又會問: “好似少了樣在夜場常會用到的架生喎!?”

當然, 夜場生理需要的用品, 食腦的 RA 都會提供 upon request, 並會因應時間, 個別夜場的地點, 和夜場客路的不同需求, 靈活地入貨, 以賺取最高利潤, 但有一些貨是绝對不會入的...

記得有一次,一個看似富二代的顧客洗完手後, 瀏覽了我放在櫃檯上的東西, 然後問: “by any chance you have roofies and special k?” (對藥物不太熟識的朋友, 這些都是 losers 用來迷女的 party drugs)

那刻有被侮辱的感覺,但身為一位專業的洗手間服務員, 我非常有禮地回答: “I am sorry Sir, I don’t provide this kind of stuff, but I have an arsenal of other goodies,would you like to try out this very-hard-to-find Polo by Ralph Lauren? It’s a magnet for hot chicks on the dance floor, and it’ll double your score rate!” 我拿着一瓶子 cologne 給他。

他 drop 了一句: “no wonder you are still working as a bathroom guy, loser!”, 並在我的小費罐子裏吐了一口啖, 轉身離去。

那時的確有點難受, 但也在這一瞬間, 更加了解和認識自己; 在金錢面前, 原來自己的底線是那麼高, 是多麼值得為自己而驕傲! (其實夜場從業員要分銷 k 仔, 行內的渠道多的是, 特別是一些毒場和肉場, 一個 referral 已可拿佣, 但我從來不碰這些東西, 也絕不接毒場的 jobs 來做, 這不是有冇膽去賺大錢的問題, 而是個人原則和法理的問題, no amount of money is worth jeopardizing my self respect, period.)

又有一次, 在一間 high end lounge 的 restroom 內, 當我正幫助一位客人清潔西裝外套時, 沒有留意在我身後那位衣冠楚楚的 gentleman, 因這夜場是 totally exclusive, invitation only, 客人 supposedly 應全是名人, 富家子弟或 i-bankers, 所以戒心放下了, 誰知回頭一看, 才發現我櫃檯上的 6 瓶 cologne 不翼而飛! 更生氣的, 是這衣着光鮮的小偷連我的小費罐子也不放過! 整整幾千元的現貨和小費被盜去。這件事令我意識到, 在富人俱樂部出入的, 不一定是有錢人, 鱷魚頭老襯底的, 大有人在!

夜場是商業社會的縮影, 人生百態, 表露無為。RA 本是一份低薪 (或冇底薪) 的厭惡性工種, 但只要用心去了解和代入角色, 並把整個夜場的運作流程與自己的創意思維完全溶合, 個中的得着和體會, 無形間成就了日後創造億萬財富的我。 下一回會多加分享夜場 restroom 以外, 不為人知的潛規則和趣事, till next time, happy living!

100happysouls.com 版權所有,所有內容非經同意不得轉載或公開傳播



   

您也許會喜歡下面的趣文:

  1. 速食誘惑與銷售策略小談
  2. 什麼女友適合做好老婆? Part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