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扎特給創業者的啓示

昨天,我發現自己安靜地躺在一張 chaise lounge chair 上沈思,身邊播放着莫扎特安魂曲 D 小調 作品 K626,凝望著座地玻璃幕墙外的後院,柔弱的黎明靜悄悄地呼喚着松樹們從沈睡中甦醒過來。

我通常對古典音樂有着一種一見鍾情的直覺,但是 K. 626 總是給我很多重新想像的空間。

為什麼?

"正"史而言,這件作品是​​莫扎特於1791年12月5日逝世前,寫給自己葬禮的一首安魂曲。雖然未完成,人們普遍認為,Franz Xaver Süssmayr 臨危受命,完成了莫扎特的人生最後使命。

我陶醉於這一傑作的原因,是因為如要把樂曲劃上完美句號,往後承接的作曲家,必要重活莫扎特生前的每一刻。只有無數次重讀, 重聽, 和重新體會之前所有作品, 才可以真正掌握這首驚世樂曲的命運。

我聽過 K. 626 所有 14 個 movements 多次,多至已數不清了, 雖然每次我都品嚐到略有不同的味道,overall 的體驗仍然是如此的 intimately stunning and sensational。

我個人最喜歡的是 Sequentia: Dies irae and Lacrimosa,她們完全釋放出莫扎特對於絕望靈魂最真實的呼喚和情感。每一次我把自己沉浸進第八 movement 時, 我彷如重活莫扎特的靈魂, 淚水也就不自覺的從心深處滴了出來。我一次又一次地問自己同樣的問題:從這位過着老倒晚年的驚世藝術家身上, 我學會了什麼?

是的,莫扎特還是一個小孩的时候, 已是皇家宮廷的表演常客, 足迹遍布整個巴黎,慕尼黑,法蘭克福,維也納,米蘭和倫敦。在二十出頭,莫扎特已經被薩爾茨堡主教聘用為演奏廳主管。但雄心勃勃的莫扎特,很快就看透了職場的物理定律和規範, 並離開了工作奴隸的刻板生活,以自由作曲家和演奏家的身份, 在維也納開始了自己的事業。

自立門戶的莫扎特, 雖然收入都以驚人的速度增長,但他那奢侈的生活方式和巨大的日常開支, 也同樣驚人。很快,他賺來的錢已不能再追上他那賭博式的揮霍。到了他生命的盡頭時,還欠下了龐大的債務, 連一個好好的安葬地也支付不了。

無可置疑, 莫扎特缺乏財政紀律,給他帶來了悲慘的結局。但是,如果我們更深入去思索,正是他那活在當下的生活態度, 造就了我們今天所認知的舉世傑作,他不僅把人類的藝術帶到一個新層次,同時也在一定程度上展示出自行創業的本質。莫扎特的作品經過時間的考驗,留給了後人一份永恆的生活體驗。

作為這篇文章的結尾,我想藉着 Lacrimosa 去重溫莫扎特 35 年的人生中, 所給予創業者的啓示: 在 0:11,乎喚亡靈去自我醒覺; 在 0:33, 拿出決心和累積能力去擺脫工作奴役制; 在 0:57,活出沒有回頭路的夢想來; 在 2:07,逆境中抱緊自我; 在2:52,Show Hand,給我們的世界自己的所有,不帶半點遺憾離去。

100happysouls.com 版權所有,所有內容非經同意不得轉載或公開傳播



   

您也許會喜歡下面的趣文:

  1. 與 40 歲前退休談戀愛
  2. 從一千萬到一億 (港元) 的來信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