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貴背後的悲哀

早前應邀出席了一位富三代的 cocktail 派對,在酒會裏穿梭了好幾個不同的富豪圈子,閒談中有些點滴,想與大家網友分享...

基於派對是 strictly exclusive,主人家亦非常低調,私隱原因,筆者已把相關的私人資料抹去,並以化名來稱呼一衆當事人,但絕不影響故事的完整和真確性, 不便之處,請讀者多多見諒。

平常在報章雜誌裏,我們或許看到不少富 X 代的花邊新聞,而與這羣富豪拉上關係的,都不外乎是豪宅,名車,名畫,名鑽,遊艇,私人飛機,美酒,和美女,在這個派對,當然也少不了這些東西。

富豪 X: “long time no see,how’s life treating you?”

我說: “not bad, not bad”

富豪 Y: “I heard you had a great exit from xxxxx’s acquisition, bet you made a killing, didn’t you?”

我說: “not bad, not bad, how about you? Anything interesting lately?”

富豪 Y: “Janice and I bought a house in Palo Alto**, we ended up tearing it down and rebuilding it from scratch for our US$20mm dream home. You know what, there is another house down the street for sale, you should move in and we can be neighbor!”

我說: “thanks for the invitation, I’m very happy with where I live..”

富豪 Z: “Where exactly do you live?”

就這樣的查家宅,查身家,peacocking (炫耀) 的話題,白白浪費了我十五分鐘的生命....

實在太煩了!

Well,但作為一位有教養的窮少子,我把內心的不耐煩暫時收起,輕輕地笑說: “Ladies and Gentlemen, I probably had too much champagne, you know what, I gotta use the restroom, would you guys please excuse me for a second?”

以奧運九秒九急步轉身走離這圈子的同時,我特然記起在這個 stupid 的派對出現的原因,是要親身祝賀主人家 A 君。

A 君,是一位富三代,家族背景顯嚇非常,他的爺爺,是全球十大華人傳奇級富豪之一 (probably on the Forbes World's Top 100 Billionaires list as well),生意遍佈全球,因此年輕的 A 君也要順理成章,為家族效力,在其中一間子公司幫手打理父親和爺爺的生意業務,並從中學習機構的內部運作和深入體驗公司的文化。

國有國法,家有家規,與一衆主流認知的富三代不同,A 君緊緊的跟從爺爺和父親的家訓,為人非常低調謙卑,凡事親力親為,绝不假手於人,as far as I know, 從不嫖賭飲蕩吹,實是難得的上品藍血人。

與 A 君擁抱祝賀過後,在離場撤退之制,我碰到一位很久没有見面的創業朋友 B 君,當年大家都是紅褲子出身,在商會 meetup 相識,B 君為人老實有厚道,也因此一見如故,但因各有各忙,沒有常常保持聯繫,只知他近年創立了一間頗成功的多媒體廣告公司。

寒喧一番後,得知他的公司被行內某巨無霸收購了,祝賀他之餘,我也順帶向 B 君問候他的老婆和小朋友: “How’s Michelle and the kids?”

B 君面色沉了下去,說: “We just got divorced, she took two of my lovely daughters, half of the family money and ran with Desmond..”

看着 B 君苦笑的樣子,我只懂簡短的回應: “Sorry to hear that, I'll be here for you man..”

不想在傷口灑鹽,我刻意保持沉默,時間也仿佛停頓了下來似的,就這樣的不知過了多久,B 君平淡地打破了這段時空,給了我一個清簡的敘述。

B 君雖把公司賣掉,並套現了一筆巨大的財富,但如衆多被收購的 deal 一樣,受 lockup period 條款限制,要在作出收購的母公司待多一年才可脱身。

至於 Michelle, 則即時炒掉了老闆,不再在銀行當出納員了,但因在家中無所事事,於是去了學習跳拉丁舞,也在短短六個月內,與教拉丁舞的客串臨時導師 Desmond 火速戀上,and the rest is history…

老實說,聽到 B 君這段經歷的一刻,有着一種不寒而栗和心如刀割的感覺,但始終不是當事人,筆者不想評論誰對誰錯,只有幾點想簡作分享:

1. 要真正了解伴侶的本性,如真的决定結婚了,就要對伴侶常存感恩的心和顧及伴侶的感受,並時刻用心經營相方之間的關係。

2. Desmond 的速食挖金 (gold digging) 模式,破壞別人的家庭幸福,天地有正氣,必定有其報應 !

3. 心走了,就不必強求,茶涼了, 就別再續了, 再續, 也不是原來的味道了,不要乞求別人的同情, 這是你自己的人生..

4. 共患難難,共富貴更難,要緊記上述分享的三點。

心如刀割,人人都會說,但真正深深經歷過此情此境,被如此狠狠傷害過的感受,刻刻痛心入骨,實非筆墨和言語可形容。 最後,容許筆者任性一次,想點唱張學友的一曲 「心如刀割」,以演繹此時此刻的心情。

眼淚已流下來了,不想再寫下去了,一切盡在歌神的詞曲演繹中...

** Palo Alto 為於矽谷核心,是 IT 才俊的英雄地,Apple 的已故 Steve Jobs,Facebook 的 Mark Zuckerberg, Yahoo 的 Jerry Yang,都獨爱在這裏築愛巢。

100happysouls.com 版權所有,所有內容非經同意不得轉載或公開傳播



   

您也許會喜歡下面的趣文:

  1. 追求名利有如吹命符
  2. 從男女關係看創業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