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食誘惑與銷售策略小談

偶然與一位朋友仔 (化名 Jen) 吹水, 談及她最近在尖沙嘴和銅鑼灣 shopping 時被老外隨街調情的趣事, 話說有一次, 在某 fashion 地舖門口 “恰巧” 碰上一個上前問路的洋漢, Jen 起初抱着對老外要有好客之道的心理, 便幫幫忙, 在不知不覺間, 已和他談了好一會兒, 在交談中, 老外得知 Jen 對美國電影有興趣, 就即場問她拿 number 並约她當晚到老外為於上環的住所 “短聚”, 說要 show Jen 他的電影珍藏, 我這位在溝仔界見惯風浪的朋友, 瞬間就從老外的 body language 中完全 read 到他在想什麼, Jen 有善的謝絕這位 pickup artist 後就快步離去。這件小事勾起以前在夜場工作時所體會到的點滴, flashback 一輪之後, 得要即興分享一下駐港洋鬼子的 ecosystem 和其中覓食一羣的看法..

從外國來港的洋鬼子中, 除了觀光遊客和短期居留者 (如海員, 機組人員, etc) 外, 大可分為兩類, 一是 expatriate, 其二是 ranger, 有行街紙的也可寻入此類。

Expatriate 通常是在外國總公司 (如高盛, 大摩, 細摩, 美銀, etc) 派來做管理或開托新市場, 這羣老外比較有文化, 而他們絕少會在尖沙嘴隨街 pickup 样靓身材正的女生那麼冇效率。當然, 如我們在街上真的碰上一位自己心中的女神, 走上前 give our compliment 也是頗有男士風度的。說回洋鬼子, 如 expatriate 真的要找 target, 辛勞下班後會去老蘭的一些 high end lounges 或客户朋友 host 的私人派對 chill out and have fun。

至於 Jen 談及的街頭 pickup artist, 大多是 ranger, 通常是在他國本土找不到工作, 以社會福利過活, 身體健全, 但不思進取的人渣。有質素的 blonde 鬼妹從來都看他們不上眼, 這班人渣只會找紅燈區的毒妹發洩, 玩厭了, 就以遊歷為名, 去香港, 上海, 東京, 曼谷這些亞洲大都會找 easy target。 我在美国雞校半工讀時, 也遇過一些豬狗朋友是在 LA 開 pickup artist 速食誘惑班的, 班裏大部份學生都是這些 losers 敗類 (那时我是拿着朋友給我的 free pass 去試堂)。

事實上, 這些速食誘惑班在美国開到成行成市, 之所以給引到這班 losers 是因為 instructors 聲稱他們所教的 "tactics", 可在最短時間, 最小投資, 速食女生, 是 One-Night-Stand (ONS) 的其中一門學派。 加強版進階課程更教授如何同时食幾條船的軟飯, 拿正牌做軟飯大皇, 詳情不在此談。

個人而言, 自己是絕不臢同 ONS 和其有關學派的 practice (其原因會續後長談), 一個充滿自信, 有奮鬥上進心的男生, 根本就用不着這些傍門左道, 去達至其目的, 實為有敗社會風氣!

但是, 自己層在雞校朋友中見識過其門派功夫, 深明它的市場價值。所以, 若然我們從一個抽像的觀點和營銷的角度來看, 這些 ONS business 所隱藏的精髓, 倒有一些值得我們參考的地方。在 Jen 這個 case, 其中一點頗有趣的, 就是老外如何在最多年輕女生出没的地區鎖定目標, 由 “問路” 作 icebreaker, 快速地 build up rapport, 並從中探知 Jen 的興趣, 繼而設下时間地點去 close the deal, 雖然對着一個如 Jen 的情場老手而言, 是失敗了, 但其流程和 overall 的 experience, 是經過精密的分析和日夜的練習去塑造出來, 只要多加改良, 必有所獲。類比起來, 如果做銷售的朋友都熟練速食誘惑中的這一套思路, 收入必然顯注提升。

100happysouls.com 版權所有,所有內容非經同意不得轉載或公開傳播



   

您也許會喜歡下面的趣文:

  1. 夜場經濟學 - Part 1
  2. 從異性相吸到營銷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