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貨客的隱藏千億商機

那天從深圳經落馬洲皇崗過境回香港, 有一份蠻有趣的見聞, 想與大家略作分享...

在落馬洲皇崗過境時, 以往都是直接乘座駕過關, 或步行往 e 通道直出落馬洲地鐵站返回九龍塘。

今次因座駕停了在禁區外的停車場, 所以要先在過境禁區內乘搭的士, 再轉回停車場乘坐駕回家。

走出了過境大樓, 隨即看到在禁區內的 Taxi 站, 可説是水泄不通, 用以分隔人流和輔助排隊秩序的圍欄, 已被水貨客塞滿得像蛇餅一般, 場境很不壯觀!

排在隊尾的一刻, 筆者開始發覺一些奇怪的現象...

首先, 是聽到有點兒像在酒樓等位, well, 或應更為貼切地形容, 就如拍賣行的叫價一般, 但叫喊著的, 不是價錢, 而是人頭的數目。

“我要三個! 三個啊! 有就快過來啦!”, 一名在圍欄第二行的大叔在叫喊著。

就在這時候, 一名排在筆者後兩個位, 貌似大媽的少女, 以蠻粗暴的方式, 在我身後鑽到前方來, 並二話不說, 非常沒有儀態地張開修長的雙腿橫跨過了圍欄, 從第五行尾段火速插隊至第四行中段, 向着第二行的大叔前進。

大概在同一時間, 亦有幾名分別排在筆者前方的大媽, 不約而同地向從第四行以及第三行, 向著那位排在第二行, 正在叫喊的大叔進發!

筆者孤陋寡闻, 那時終於知道大叔和一衆大媽在玩什麼遊戲了!

你猜到了沒有其遊戲的規則嗎? 仍不明白?

Ok, 是這樣的, 大叔, 少女和大媽都是水貨客, 他們走完一轉貨後, 希望可以最快速度, 離開落馬洲禁區, 回到禁區外的貨倉地 (棕地) , 與水貨接頭人會合, 立刻補貨, 再北上深圳賺多轉。

而若要以最快速度補貨, 就得以乘的士快快離開禁區, 但問題是, 的士車費可不便宜啊!

因此, 為了把補貨的成本大大降低, 聰明的水貨客們, 就想出了充份利用在的士站的等車時段, 即時組隊, 以達至共乘車的經濟和環保方案!

但隨之而來的, 就是因大媽大叔們不斷插隊引來的混亂和其他安份守己一群的極度不滿, 人群中大駡跨欄插隊人士和大打出手的場面, 亦頻頻出現!

在場的警察哥哥和姐姐, 也忙於走進火海中維持秩序, 真的有如李克勤的金曲: 『此情和此境, 我與我爭拼, 看誰逃脫, 被判的極刑.. 此情和此境, 模糊的記認, 傷心叫喚也不應..』

OMG, 真的好不熱鬧耶!

Anyway, 筆者想分享的, 除了是水貨行業的物流經濟學, 水貨客對老百姓帶來的不便, 基層朋友為兩餐而運水貨的苦況, 以及警察們盡心盡力維持社會秩序的種種見聞外, 更重要的, 就是在整個水貨流程的生態下, 所自然衍生出來的生意模式。

試想想, 為了優化利潤, 水貨客想出了利用等車時間, 作有效資源分配 (即時組隊, 達至平分車費, 減低成本和節源)。 若從另一空間去思索, 實是一個非常龐大的商機!

今天我們看到 Uber 和国内的 Didi 所創立的千億王國, 只是把這自然生態隱藏著的智慧, 作出了淺層應用而已, 實屬冰山一角。

若然能在日常生活中加以參透, 再給予一個創業者堅如盤石的鬥志和視死如歸的决心, 下一個千億商機, 可能已在你的眼前...

100happysouls.com 版權所有,所有內容非經同意不得轉載或公開傳播



   

您也許會喜歡下面的趣文:

  1. 香港的創業精神
  2. 愛上了,看見你,如何一起高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