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斗老翁對決地產霸權

筆者因從事蚊型地產發展投資的關係,不時要出席土地使用和改用途的公開聽證會,基於早前購入了兩幅相連地皮,為更了解如何發揮其潛在價值,於是在市政府的資料庫做了一點功課,找機會出席了一位中小型發展商的土地使用公開聽證會,以增進這方面的知識。

對不太熟悉地產發展的朋友,這裏是一點背景資料:

假設你要建房子,不是單單買下地皮就可以,即使地皮已有政府的公路和水電連接,也不代表你可以任意興建樓房,特別在自由經濟體主導的城市或地區,一般都要經過一輪土地使用或土地修改用途的程序 (如補地價之類),才得以把心目中的地產發展計劃實行。

而公開聽證會,就是這個繁複程序中,一個非常重要的環節, 其目的,是要徵求各界的意見 (如地皮附近的居民,環保人士,以及代表個別利益團體的政客等等),以決定發展商提出的動議是否可行。

今次筆者出席的聽證會,是關乎一個中小型發展商的投資項目,計劃是把他們早年團積的多間相連獨立住宅移平,把得出的地皮合并,從而興建一幢高密度的酒店式出租公寓,投資總額大概僅為三千多萬美元。

但由於 location 非常好,位置在當年 Youtube 的初創公司原址附近 (那時 Youtube 還未被 Google 以近十七億美元收購),交通非常方便,鄰近已陸續有 deep pocket 的科技公司進駐,實屬風水寶地,所以項目完成後的價值,應可為該集團帶來極為豐厚的利潤。

但基於地點週圍都是超過半世紀的低密度獨立屋住宅,興建一幢高密度的酒店式出租公寓的確為該區的生態做成極大的影響。 在聽證會上,各當事人輪留發言,坐席中大至分為支持和反對兩方陣形,在交火過程中 ,發展商那方指出區內高科技行業發展迅速,要有相應的高密度住宅配套以作平衡,而反對一方,則以各環保理由和地產商選擇性地收購當地房子而深表不滿,相方都各有理據,實難分勝負。

到了最後,一位一直靜靜坐在台下,九十多歲的老翁從坐椅站立起來,慢慢的,一步一步的行到講台前。

從老翁發言得知,他自二次大戰後,已搬入該區,見證着社區內一草一木,一家一戶的成長,鄰居們如何守望相助,盛傳了本土獨有的文化。

隨着外資大舉入侵,盲搶地的情况越見嚴重,在市中心商業區那一邊已急速地起了變化,從外地來打工的人大多冷漠無情,眼裏只看到功利,互助互愛的市集文化也仿佛在迅速退色中。

說到這裏,老翁的聲線已帶有深深的淚痕,在場人士也不禁以沉默來表示一致的認同。

老翁斷斷續續地完成他的發言,以下是筆者可記起的簡短翻譯版本:

“不用我多說,大家都深深明白,動議中的高密度建築住宅,將為我們現有的低密度社羣,帶来巨大的生態改變。”

“請不要誤會,我不是食古不化的老人,我的孫兒也在 Google 打工耶!”

“社會無疑是在不停地前進,城市規劃也當因應市場供求而作出相應的調整。”

“畢竟,我已九十多歲了,大概也沒有機會看到這幢大型建築物的落成...”

“但我希望在坐的一衆朋友知道,矽谷之所以有今天的成就,在一定程度上,本土文化應記一功,亦正因如此,更應把我們引以為傲的家,鄰里互助互信的居住環境,加以捍衛和保存起來。”

話說完了,guess what,那時全場台上台下一衆人士,包括判决這議程的市府專員,在一片肅靜中,站立了起来,給予致敬的掌聲。

結果大家都猜到了,代表發展商的一方,要把現有的計劃作一定修改 (如把居住密度降低) ,再重新伸請批核。

自己作為發展商,對同行花了多年籌備的動議被否决,感同身受,但看到老翁能為街坊們成功打敗地產霸權,保護自己的家園,內心卻湧出無限的恩慰...

這聽證會令我回想起上年在巴黎 6th and 7th Arrondissement 尋找物業作渡假/投資時,一名地產經紀曾對我説這樣的一句: 「Monsieur, you are buying a piece of history and heritage of France, definitely expensive, but worth every centimes!」

或許當時我應風趣地回應: “Shame on you to make your country’s history and heritage for sale :)”

100happysouls.com 版權所有,所有內容非經同意不得轉載或公開傳播



   

您也許會喜歡下面的趣文:

  1. 競投地皮手記 (慘烈版)
  2. 從一千萬到一億 (港元) 的來信分享